如何鉴别真正刺客约翰


说真的前天还是我生日,很忙,跟发小庆祝一下回来忙到二半夜

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拿这个做文章,我真的不喜欢广播自己的生日喜好,还有自己私下在做什么,怎么说话。

但是这件事我觉得也得让大家了解一下我,并不是某些人装的那个样子。


1.虽然忙的上不了游戏但是我云还是要云的,装逼只存在于游戏装是一回事,头被打掉是另一回事的嘛

[图片]

2.回复亲友聊天频率经常以星期为单位,但是沙雕还是要沙雕的
[图片]
3.加群从来不用刺客约翰这四个字!!!!!当个007快乐窥屏不好吗!(虽然经常因为这个被踢出去)
我自己的群,黑自己太闲(实际上已经忙破头了)[图片]

之前的凹凸群[图片]
4定点我会催欧豆豆画画,...

任何用我的身份要加群加人的人不要信不要信不要信!!!!我自己的群都已经一两个月自己没说过话了,不可能有时间水群吹逼,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的水平能拿出来吹好吗!!!!

本来一个月前我可以解决这个事情的但是太忙了太忙了太忙了!!大家可以问问我CP和欧豆豆我到底有多忙,又忙又累还要练习很多东西,FF也好几天都没上一下了。

最近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心平气和的说话做事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不可能会水群的,我也不喜欢水群,我经常被群踢出来的原因就是因为潜水死人,我自己的绘画群也只是窥屏早就不说话了。

吹逼的时间画画不好吗?!!!它不香么???吹出花来我的还是我的,不是你的啊!醒醒不好么????

[图片]

最近有人在冒充我,加了很多人和群,声明一下这才是我

[图片]

这才是我的QQ号

我最近很忙肝火旺,别作妖谢了

下雨了

不,是天要晴了

监视官和执行官拉郎(妙啊)

亓净衣

姓亓,一要饭的。

八极,因为在武馆后面偷看半年就能出来混了嘛。

不用刀不用枪更不用剑,用不起啊,镇山鞭它不香吗,耐用皮实。

苏盛啊……哦我想起来了,就那个之前喝酒喝醉了,醒来发现这人跟我绑一块了,我费了好大劲儿给她解释我没偷她东西,人穷志不短,我的钱少是少都是要来的,没有偷来的。之后她就把这穗子给我了,说是有缘相见。

你看我这不就来了嘛

打狗棒?这个够不够,正宗长鞭,能伸能缩,能刚能折,谁告诉你要饭还得备根棍子的。

没有住址,天地为家。

腿?害,要饭事故,被打折的信不信,不信,不信拉倒,管你信不信。

进个门招个人,不看人,看人背景,弄这些婆婆妈妈的,爱过不过,走了,这穗子放这里了,告诉苏盛我来过了,想找我,让你们头来吧。

一线天

——心态真好,他们破坏山川树林的时候,你能一声不吭。

——不急的……你看他们消失后,一切如常。

练习,懒的往下画了。

在写空鬼的故事。

“我们的人生是不是完蛋了。”
“没有, 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。”
2020,从头开始,新年斩风破浪。

今日份的练习

嗯嗯嗯……

阿雪号(?)

谁说武侠不科幻#3 苏盛

苏盛很少说话,对于她来说,一把陌刀一个人就是生活中的全部。

跟其他成员花里胡哨的武器不一样,苏盛的刀,只是一把刀而已。不能变形,不能发射子弹,也不能折叠成合适携带的大小。

甚至连刀鞘都没有,只是一把刀。

远远的望去,总觉得苏盛背的是一柄汉式符节。

苏盛对付载具有她自己的一套,这让她非常适合在抓捕行动中,挡住目标的去路。

斩去一侧的车身,刺穿整个驾驶室,甚至削掉整个底盘。

她似乎总有不同的花样。

——独木桥——

界外起源故事-沙与塔(1)

这是经历涅格罗特战争之后的界外军,新任局长凯莉把界外从四个人(凯莉格瑞埃米艾比)发展到十几个人的外传。
P1
  “总长,我想要这个人。”凯莉把一叠条形码加密的纸质文件放到桌上,“这是文件。”

  面前的人长着一头鲜艳的红色长发,醉醺醺的瘫在椅子里,高跟鞋蹬在桌子上,可以看见桌子的边缘已经坑坑洼洼,显然她经常这么做。

  这个人拿起文件扫了一眼,她瞟了一眼凯莉,但是由于背光没看清她的表情,只看到了凯莉手上还剩下一叠文件。
  总长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,她把脚从桌上放下,“一个小混混有什么用。”

  凯莉被她起身带来的酒气熏的皱起了眉头, “长官,...

随笔后续

说起来一直觉得人类对于繁衍/模仿(COPY)这个程序的执着。
(模仿作为思维和行为的繁衍方式,总是伴随着人类繁殖,思维的肉体模仿复制,一个后天一个先天)
其实不难理解,这个来自于种族的存续和个性的独立。
其实这个COPY这个概念很广,除了人类以种族为单位复制出[机器]以外,我们可以把它甚至带入到个性里。
COPY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同质性和延续性(传递性)。
个性的外在表现就是人经常会选择同质的东西,用这些东西去延续自己的存在。
比如性格热烈的喜欢大红,在选择物品的时候总是会选择红色。
比如正义青年会制止某些暴力事件,下一次遇到,他依然会选择制止。
跳出动机,这些东西带来的结果都具有同质性和传递性的。
而这些东西被...

软核随笔(笑

说起来之前就很喜欢思考问题。
好奇心总是驱使人去转动大脑,然后大脑的运转又会带来快感。

结果在给人满足的同时还有一小部分失落。

所以大脑会不由自主去追寻一些很难有“解”的问题。

有些人能通过锻炼自己引发很多所谓能力的东西。
这些习惯让我形成了一个独立认知世界的系统。
相应导致对生命,系统以及伦理的认知,可以冲破现有的普世价值观。

我举几个看起来很荒诞的例子。

这个世界的生物,细菌和真菌是最原始的那种,他们的繁衍就像一种复制机制(copy),一种程序一样,没有任何“自我”的意识。
人造生物(机器)的开始就如同一种程序,模式单一,执行的指令也很少,拥有智能,能通过复制数据进行最基础的繁衍(copy...

新衣服。

秋天到了,要来喝最后一瓶冰镇汽水吗

是吉田的签名啊啊啊!
拂晓居然把画裱起来寄来了hhhhh
放家里供着预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