沟壑似鞭,脊背如山。微博:刺客约翰
凹凸嘉中心,AC爱德华中心,DCBATFAM中心,漫威吃铁,小英雄咔酱中心,小宝石法斯中心,剑三,通灵之战玛丽莲&朱莉&哭包,
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

【生还者】终端记录(一)

  【这是编外军和正规军们的故事,是写的生还者PA里的“反派们”。】

   我是人类总署编外师2团特情作战部队的一个兵。

   假如我死了,希望有人能看到这些话,这是我唯一心愿,也是我们来过世界的证明。

  我们小队是在三星期前接到调令的,那时候四区已经乱了,桑尼煽动了贫民,想要掀翻现有的秩序。

  平时军队太过依靠机器兵,前几次让对面几个黑客钻了空子,于是这几个月所有的人类军队都在扩张,不到2个月30万的人类军队,就变成了190万。

  我们编外师没有新兵,依旧是几年前上过战场的老兵,有些已经强制退伍好多年了,很多都有精神上的毛病。这次,都是被紧急征召的。

  还是那个标志,还是那些人,但是番号已经变成了编外军。

  师督导说过一句话,一个参加过涅格罗特攻坚战的人,能回来,就已经是个怪物了。而怪物,是难以和人类相处的。

  这些话显然不能服众,但是一群被摘除了编制的怪物,又能说什么呢。

  我们十二个人的任务听起来很简单,拖住敌方“金色妖姬”23分钟。一秒不多,一秒不少。对方也只有一个人,或者说一个怪物中的怪物。

 
  “知道咱背后是什么吗,那是诺玛的命脉,莫比乌斯。”雀儿穿好外骨骼装甲,趴在事先找好的伏击点跟我们讲话“有没有兴趣看看啊,反正现在离得近。”
 
  “别理那些个东西,”队长翻了个白眼“知道越多,就越危险。”

  我们都知道他说啥。涅格罗特攻坚战,我们本来回来了27个人,结果这次归队的,只有12个。而我们的制式,也从正规军的鹰师,变成了编外师。没有一个人提到这件事情,所有人,都揣着心事。

  我看了看行动目标,照片上是一个稚气未脱的金发青年,看不出善恶,看不出悲喜。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帮那些贫民来反对我们。
  
  但是我很羡慕他,同样是被世界排斥的一份子,我却没有那份“天赋”,那份能反抗世界,让他们知道我来过的“天赋”。

  我就这么想着,被队长一个耳刮子呼醒了,他瞪了我一眼,让我去守一个楼梯口。

  我说守了楼梯口也没用啊,人家那是人造人,跑的比车快,跳的比飞船高,守个楼梯口有个屁用,他走楼梯么。

  队长回了一句,你逃跑不走楼梯啊。

  我想了想也是,但是逃跑说的也太难听了点,我跟他计较说是撤退,然后我们就拌起嘴来,我一边走一边跟他拌嘴,出了屋子继续用终端跟他计较。

  因为我们心里都清楚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拌嘴了。

  编外军就像消耗品一样,在这场战争里被敌方消磨,被自己人消灭,我们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,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涅格罗特的攻坚战里,我们这些人,看了什么不该看的。
 
  我问队长有什么战术么。他脑子转的不快,头摇的挺快。我说不行就用定向次声波,内植性外骨骼基本都是生物技术,外骨骼都是活的,次声波一出来,没几个挺得住。

  这家伙半天没说话,我知道有戏,我被安排到了另一栋房子,拿着定向声波发生器,我知道我被当成了一个诱饵。

  那个怪物来抓我的时候,雀儿就能用分解弹把他炸碎。运气好我就能活下来,运气不好能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。

  但是现在我就担心一个问题——有后招么,我问他们。我从不质疑雀儿的技术,但是是人就会失误,万一炸不死怎么办。

  有。队长这次斩钉截铁。

  我问是什么,他问我有没有失明过。我说我一好端端的人,比你们一个个的胳膊腿儿都全,失明?可笑。

  我就看着队长拿他的机械手捏了捏鼻梁,他说你就再想想。
 
  然后我就真想到了一次,那次我被冲击波炸了,流了很多血,眼睛黑了三天。

  大量失血会造成短暂失明,他们想这样把这只愈合力变态的“金色妖姬”弄瞎。

  原来路上这么多陷阱都是这么用的。

  如果那个怪物不中弹,就让他失明到中弹为止。

  我有点激动,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个所谓的,“造神计划”最高研究成果,甚至可能让他折在这里。

 

评论(8)
热度(413)
  1. 远山拾梦.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