沟壑似鞭,脊背如山。微博:刺客约翰
凹凸嘉中心,AC爱德华中心,DCBATFAM中心,漫威吃铁,小英雄咔酱中心,小宝石法斯中心,剑三,通灵之战玛丽莲&朱莉&哭包,
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

英雄

——我是谁?
——你是我的英雄。

   小区角落有个疯子,手脚完好,但是他每天就落魄的瘫在那,仰头望天,逢人只有一句话:你知道我是谁么。

  仿佛丢了魂一般。
 
  平时他只靠一点施舍度日,有时会跟猫狗抢水喝,有时他会大叫着在小区跑来跑去,面色恐惧,像是躲着什么可怕的东西,几个警卫都撵不到他。

  我那时候不懂事,也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缘由。只知道那个身影异常落寞可悲。

  小区里的人也闭口不谈他的事,只说他是罪人,我再三追问,曾奶奶才开了口。

  听说这疯子原先是个军人,有才,傲气,立过不少功劳,也得罪了不少人。后来被人曝光说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,墙倒众人推,落魄至此。

  我说,既然他不好,为什么你们不把他彻底赶走。

  曾奶奶没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把我赶上了床,拉灭灯让我睡觉。

  但是,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 长大后,我出去念了书,短假回来时正好赶上一场白事。

  梅雨滴滴答答的落在我的伞面上,即使戴着耳机也能听清。死人,在这个高龄小区里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,几乎每两三个月就会有老人离世。

  但是这次似乎有点不一样。

  灵堂空空荡荡,寥寥几人,但是整整一个小区的人,都穿着黑衣服,打着黑伞。

  这是那个疯子的葬礼。
 
  曾祖母在之后的两个月也驾鹤西去,她走的前一个晚上,昏迷间突然吐出一句:“命还了。”

  吐字清晰。

  接着就像放下了什么,再也探不到鼻息,一屋人都知道,那就是回光返照。

  后来,我听了一些只言片语,得出来我当年一直埋心底的疑问。

  这个小区几乎所有人,都欠了疯子东西。

  当年落马的事不知真假,只知道所有人避他唯恐不急,小区里的人也无一例外。

  但是每个人心底又不信他真的能做出那些事,所以当他失踪,疯着回来后,良心让他们给他些剩饭剩菜吊命。

  那是我第一次理解那个身影,那是从折断的脊骨里迸发的失望。

  我想,他不是真的疯了。

  只是大失所望却难以割舍,即使放下了,也没有归处罢了。

  后来,我成家立业,清明领着一双儿女回来祭祖,偶然在小区包的那块坟地中央找到了他的墓。

  上面没有名字,只有一句我是谁。
  媛儿扯着一角问这个人到底是谁。

  我想要开口说这是当年那个疯子,结果突然惊醒,也许疯子就是为了这个回答才一直留下来。

  “他是我们的英雄。”

  我不知道,这句话,他等了多少年。

 

评论(10)
热度(789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