沟壑似鞭,脊背如山。微博:刺客约翰
凹凸嘉中心,AC爱德华中心,DCBATFAM中心,漫威吃铁,小英雄咔酱中心,小宝石法斯中心,剑三,通灵之战玛丽莲&朱莉&哭包,
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

【 生还者 】Last dance

   BGM:From Here To Eternity——牛尾憲輔 《恶魔人》插曲

  

  这是安迷修在这个地方度过的第八个生日。

  如往常一样,他穿好衬衫打好领带,把自己收拾干净利落。

  星期一早上,界外军的队长们和小队成员都是要开早会的。

  他貌似到的比较晚,所有人都来了,但是他看了看表,发现自己没有迟到。

  对他来说,生日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但是能跟大家一起庆祝这是最难得的。

  有两个陌生的面孔,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和一个绿头发的高个女孩。

  嘉德罗斯站在前面队长的位置,扭过头看了他一眼,表情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安迷修走到他旁边,跟他暗暗地挥了挥手,他已经习惯这个少年流于表面的不关心了。

  接着他发现不对劲,所有人都面色紧张。

  而且在这群人里,他没看见雷狮的猎头者和埃米艾比。

  他没多想,反正这是经常的事,雷狮从来不喜欢参加早会,估计是带他们出去玩了。

  他想,他又浪费了一年。

  当年他怀着保护弱者的誓言在猎鹰军校拿到了第一,先遣战大溃败却让他只能怀着这种心情,退入界外军。

  不是说这里不好,凯莉分外照顾他,跟格瑞也合作愉快,嘉德罗斯也有凯莉照顾。只有雷狮和埃米艾比需要多费心。

  只是,就像一个坚固的牢笼,拥有暂时的安全,也囚禁了他的誓言。

  他们的矛头很少指向外部,枪口一次次对准的是同胞。

  不喜欢这项工作很正常,但是他知道,战友们迟早会有麻烦,他不可能丢下他们不管。

 然后他就在这儿,为他们消磨着他的时间,他的灵魂,他的誓言。

 等到他发现笑的有点牵强的时候,才醒悟自己早就衰败到了骨髓。

 太累了,心累。

“我很羡慕你,嘉德罗斯。”当他发自内心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仿佛积郁了许久的东西得到了释放。

  能不在乎别人的想法,任性地去活,他也想过,但是那不是他。

  所以他只是羡慕着。

  毕竟到现在,他都没能完成自己当初立下的誓言。侵略,铲除异己,加入部队后,那种光鲜亮丽的幻想迅速退去,血腥,残忍,时常被鲜红的梦境惊醒。

  这才是军队,这才是战争。

  没有怜悯,没有友善,没有道德,没有救赎和奇迹。

  如果不想变得像其他人一样麻木漠视,就要一次次承受死亡造成的冲击。

  做人,真难。

  他摸了摸胸口,心脏在跳动,每一次泵动都能把温热的人造血送至全身。

  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,凯莉早就站在了讲台上。

  糟了,他想,没有听会议内容,一会再去问吧,他挺直了脊背,认认真真的听凯莉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——

 “虽然,安迷修和雷狮成功地把爆炸范围控制住了,但是这里的核辐射水平依然是正常的几倍,我已经让人先把艾比艾米送走了,之后我们也会迁往17区。嘉德罗斯,你们小队,在核设施区废墟搜寻安迷修的黑匣子。”

  他愣了一会,一脸不解地转头看向嘉德罗斯。

  “散会。”

  所有人从他身边穿过,仿佛没有他的存在。

  “走了。”嘉德罗斯叫了他一声。

  他跟了上去,直到幻光走廊,少年停了下来。

“你不该在这儿。”

  嘉德罗斯转过身,他的眼神穿过安迷修的身体,落在他脚下“我能感受到你,你在的地方,比其他地方冷一些。”

 

“你不属于这里。”

  他愣住了,不知所措,他很难听懂这番话。

  突然,回忆就像洪水一样灌进他的大脑。

 

 “你说过有天堂……”

  ——那是人间地狱。

   变异的卵,虫巢,疯狂增殖的菌丝,四区的大撤离,民众无助的呼喊,到处破碎不堪的尸体。

  虫群啃食着金属的边缘,设施内的冷却液早就流干,他只能把系统接进体内循环系统强行进行冷却。

  他的心脏感受得到那种滚烫的温度,刺痛,清晰,又鲜活。

 

 “……那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。”

  这期间,他不能动,看着它们爬上来,啃噬着自己的义体。

  忍着,他想,切断了痛觉感应,他想起来刚入学时,教官问他的梦想是什么。

 保护弱者!

  不假思索,铿锵有力。

  他不知道最后有没有成功,只知道最后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呼喊着他的名字,然后就是温和的白光吞没了他的意识。

“7600万人的生命,你做到了。”

 

  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轻松,身体也开始变得透明。

  “因为你是所有人的英雄。”

   嘉德罗斯的指尖已经感受不到那丝冷气了,太阳升起照到那块位置,周身变得暖和起来。

  “真正的英雄。”

 

生还者这个唯物主义的PA,第一次怪力乱神。

人心是有着不同寻常的力量的,我相信这个力量。

虽然大家应该也习惯生日发刀这种操作了……但是其实,相对于活着的人,离去的人,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或者说答案,有比较圆满的结局。

 离去的人“问道”,活着的人“赎业”。

 每个角色都符合这个道理。

 有失有得,不会多给也不会少算, 生命就像一个环,这个环终于闭合的时候,就是一种圆满。

至于为什么凯莉一直没有得到这个结果,是因为她是“莫比乌斯”的原型,这个环是无限的,只能一直走下去。

 

评论(18)
热度(942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